「连载」中国钱币五十珍:第四十五珍之大朝元宝

商城珍宝阁2019-02-11 14:19:45


“大朝通宝”与“大朝金合”方孔圆钱,在丁福保《历代古钱图说》中均被置于元钱部分的开头。但是,有许多论述元代货币的文章却没有全部提及或根本没提及这两种钱币。它们能不能算元钱?究竟何时所铸?是不是流通货币?其用途如何?因为歧说甚多,值得作些分析与探讨。先谈大朝通宝钱。《历代古钱图说》认为,该钱是“蒙古未改国号“大元”以前所铸。有银铸与铜铸二品。按《金国志》,明昌五年,何大雅说王曰,不若求援于大朝。《宋史》,蔡州之役,幸依大朝,以定夹攻之策。是蒙古早已称“大朝”矣。

大朝通宝(银)

其实,早在唐时,已有“大朝”之称。如王说《唐语林》“毫爽类”有“大朝人土”的记载;王保定《唐披言》记卢晖语有“大朝设文学之科以待英俊”之说。而后唐、后晋尚自称大朝,南唐、南汉亦有称后周、北宋为大朝者。故“大朝”实为某朝国号之代称,与皇朝、国朝等的意思相类似。因此不能排除“大朝通宝”钱有更早铸造的可能。

不过,在蒙古汗国改定国号为“大元”之前,以大朝相称的文献资料及碑刻记载尤为多见。丁福保《古钱大辞典》所引翁树培《古泉汇考》、宣愚公《大朝通宝续考》中就有大量例证。如《重建大佑国寺碑》末有“大朝乙巳年刘祁撰”;《梁秉钧碑》云:“戊寅之冬,大朝太师国王总百万之师,开拓疆土,”其末题“大朝岁次壬寅”等等。所以翁宣两人都认为,大朝通宝应铸于这一时期。该钱钱文楷书系仿北宋大观通宝与金大定通宝钱,各品定稍有大小之别,书文也各有差异,均不甚精美,.与元大德通宝颇相类。其铸造年代当在大观、大定之后而与大德钱铸期相近。故大朝通宝是蒙古汗国改国号为大元前所铸的可能性最大。

然而,查蒙古汗国及元代的货币制度,系行钞为主,前期曾禁用铜钱,后来才断续实行过钞钱并用。史载元代最早的铸钱是武宗时的“至大通宝”与蒙文“大元”当十钱,而绝无铸“大朝通宝”的文献记载。而且大朝通宝发现极少,又欠精美,不能与后来的“至大”,“至正”等元钱相比。故宣愚公认为“非正用品无疑”,即不是政府所铸的流通货币。

那么,“大朝通宝”究竟作何用途呢?一种可能性是属于寺观供养钱。正如《新元史·食货》所言:元代“历朝并铸铜钱,盖以备布施佛寺之用,非民间通用也。自世祖以后,中国通用褚币,西北诸番仍行钱币”。孙仲汇《元代供养钱考》将至大元宝、延佑贞宝、大元至治等年号钱或国号、年号钱均归入供养钱一类,大朝通宝亦可能是此类钱。罗丰年在《元代早期的大朝通宝》一文中即持此说。另一种可能性是属于纪念钱。乔晓金《元代货币制度新探》所附元代纪念钱中有中统元宝、至元通宝、元贞通宝、大德通宝等,而大朝通宝与这类钱亦有相似之处。再说,唐宋时期,金银钱一般多为宫廷赏赐之物。故大朝通宝银钱也是作纪念、赏赐与馈赠之用的可能性相当大。当然,许多非流通钱有时也会进入流通领域,宣愚公就提到,他所藏的一枚大朝通宝银钱背有隐起之印,似篆文木字,而据《蒙古西域诸国钱谱》,蒙古在波斯所出之钱,其文有“半”“玉”等形者,他认为该钱“本非供行用而铸,或其后流入波斯境内,彼土误为中国行用之银钱,逐加押此印,稗得于境内行用,则亦未可知矣。”至于大朝通宝铜钱,后来与历朝铜钱混用,更是完全有可能的。

关于大朝金合钱,情况比较复杂,争议也很大,看来目前尚无定论。

大朝金合

就拿钱图来说,很早就提到有篆书、真书两种。《古钱大辞典》收有篆书、真书各一品,其篆书者,面文四角加星,颇类厌胜钱。该钱《历代古钱图说》未收,仅收真书一品。而这一真书大朝金合钱,却已为戴葆庭所否定,他在《校正》中指出:“此钱有新旧两种,此拓系后铸品。《历代古钱图说》中该钱与另一“承安宝货”方孔铜钱大小相近,文字书体相类,鉴于戴葆庭已有“金承安宝货,系银质货币,凡铜铸者均是伪作”的,故该品真书大朝金合钱可能亦是一路货色。

再从钱文含义来看,对“大朝金合”四字有多种解释其中大朝为何即有歧说。认为该钱可归为元钱的,都将大朝看成是蒙古汗国改国号为大元之前的称呼,如《历代古钱图说》即持此观点。但对“金合”二字又有不同意见。方若《言钱别录》认为“金合二字寓意在合并金邦”。《历代古钱图说》则提到:“近人谓金合二字含有并金之义似未妥也,金合者,当作折合金价解。”而朱活在其《古钱介绍》中却认为,该钱应读作“大金朝合”,属于金国铸币,他说:“天兴宝会及大金朝合应与当时金钞有关。”

至于大朝金合的铸造者,更是众说纷纭。除了上述认为是蒙古汗国改国号“大元”前所铸以及金国所铸外,还有好几种说法。最早提到大朝金合钱的是北宋李孝美的《历代钱谱》谓“此钱”径寸五分,重十五株,其文真书曰大朝金合,肉好背面皆有周郭。”原注有“或云是谓外国铸”。南宋初年洪遵在《泉志》中将大朝金合归入“不知年代品”,谓’“此钱径一寸强,盖大钱也。口朝”字在下此“北京以前之物。翁树培《古泉汇考》则认为:“大朝之称北宋以前已然矣,岂辽钱软?”而方若《言钱别录》将面有四星的篆书“大朝金合”钱定为蒙古南宋与金并立时宋人民间所铸,他说:“宋人善元而颂元,恶金而诅金,出自民铸,竟成截语”、“元物实宋物耳,”彭信威针对大朝金合钱被认为是元钱之说十分流行的情况,在《中国货币史》中指出:“李孝美·一提到大朝金合,说是外国钱。他虽没有肯定是什么时候什么人铸的,可是千年来也没有人比他高明些。至今钱币学家还说是蒙古人建元以前所铸,不知李孝美的时代连铁木真的祖父也还没有出世。”李孝美的《历代谱钱》成书于北宋绍圣年间《1094一1098年》,该书虽然没有流传下来,但1149年成书的洪遵《泉志》却有引录。金太祖阿骨打建国于1115年,成吉思汗铁木真建国于1206年,因此,大朝金合钱的出现不仅早于蒙古汗国,亦在金代建国之前。如果撇开后世可能会出现的仿铸品不论,那么,认为大朝金合钱是金国所铸,宋金蒙古并存时南宋民铸及蒙古汗国所铸之说均不能成立。同样,将钱文释为蒙古并金、折合金价或认为与金钞有关的分析,也是站不住脚的。

由于《历代古钱图说》所载真书大朝金合钱已被否定,而旧谱所载真书钱今已无法见到难以深入研究,所以最近我就《古钱大辞典》所载面有四星的篆书大朝金合钱求教于马定祥先生。他指出:该品钱图乃取自木刻本《古泉汇》,当为古物无疑。而其铸造年代,他提出了“一种新的见解,即:鉴于北宋以前已有大朝之称,该钱或为唐代之厌胜钱,他的分析符合已有大朝”的文献记载,听后很受启发,当然,作出最后的定论,还有待于考古的新发现及钱币界同好的进一步研讨。

总之,“大朝通宝”与“大朝金合”钱,前者或可归为蒙古汗国时期所铸,后者却肯定是与元钱无缘的了。

望按:大朝金合钱见于洪遵的《泉志》中,原文谓“右大朝钱,李孝美曰,此钱径寸五分,重十五株,其文真书曰大朝金合,肉好,背,面,皆有周郭。或云外国铸。”李孝美其人在《宋史》艺文志五,中华版第5228页中记为“李孝友,《历代钱谱》十卷。校勘记14谓“李孝友,遂初堂书目”《郡斋志》卷一四都作李孝美。

地点:郑州市郑东新区升龙广场3号楼A座1004

河南罗斯柴尔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古玩古董鉴定  出手 交易  策划负责人:刘经理  联系电话

一:瓷器:高古瓷、宋代瓷器、元明清等瓷器

二:玉器:高古玉、明清玉等;

三:字画:名家名画、近现代字画等;

四:杂件:翡翠、田黄石、鸡血石、青铜器、古币、印章、错币等


Copyright © 桂林集合理财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