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桦·直通自贸港4】海南建自贸区(港)应避开哪些风险?

人大重阳2019-02-11 15:01:02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人大重阳”

本文大概4800字,读完共需5分钟

受访专家韩桦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本文刊于6月1日“FTPLIVE”微信公众号。




焦点关注


建设自贸区(港)应避开哪些风险


主持人袁野:之前国内有11个自贸区,海南不是第一个,说国内内地,自贸港建设海南是第一个。但是香港包括全球范围其他国家的自贸港都走过这样的路,我们现在看别人走过的路,能给我们一些启发,或者能避免少走些弯路,就两位老师的观察来看,发生过哪些类似的事件呢?



著名评论员、中山大学客座教授 何亮亮:其实就香港来说,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它从开埠到现在一直就是一个自由港。过去它是由英国人在管制的。1997年之后,中国人自己在管理了,但是因为它是一个小型的经济体,又是一个独立的关税区,那么它的特点是什么呢?它很容易受到大环境的影响,比方说我们在香港生活,虽然我不是一个股民,但是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已经经历了多次的股市的大起大落,而这种股市的大起大落,它必然是受到美国股市的影响。如果美国股市暴跌的话,不用看媒体我就知道,香港股市一看肯定会暴跌,这是百试不爽的一个反应。这就说明什么呢?因为它是一个小型的经济体,它这个船小,所以一有大的风浪,必然影响其波动,这个情况我想跟我们海南的情况有所不同。因为海南是属于中国这艘大船里面的一部分,这个巨轮里的一部分,它不可能说纽约的股市暴跌了,海南这个经济第二天马上会受到影响,这是不会的,但是这只是一个方面。而另一个方面,全球化的今天,中国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也是容易受到全球化的影响,虽然受全球化的影响不是那么直接的。



你要说股市的话,纽约股市一暴跌,过去上海、深圳的股市影响不是很大,但是现在影响也大,基本上也可以说纽约一暴跌,上海、深圳也会暴跌,由于金融行情的影响,股市行情的影响,它对于实体经济也会产生一些影响。但这方面,我想对于海南来看的话这个情况会是不一样,第一海南还没有股市,第二海南的制造业不是那么发达,那么这个从好的方面来说,就不容易受到这种国际经济风浪的影响。可是另一方面,海南现在在跨这一大步了,这一大步跨出去以后,既然会跟世界经济,跟全球化的进程,跟自由贸易的体制会有更紧密的联系的话,这个体制产生的一些问题、一些风浪就必定会影响到海南。但是我们不能因噎废食,现这一大步还没有跨出去,先要考虑它会可能产生一些什么风险,然后这事我就不做了,那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我们说所谓机遇,风险也在里面,为了不要风险,那我连机遇都不要了,这是不行的。从这一点看的话,中央给海南建设自贸区港的指导意见里有非常明确的,海南可以设立包括能源等几个不同领域的交易所,这就是一个在中国内地省份现在想做都不能做,但是又是非常值得做的一件事情。像这种交易所,不是证券交易所,会给海南带来什么?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韩桦:当然会带来更多的机遇,我理解您的潜在含义,就是说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为了防范风险,我们就什么都不做,裹足不前。现在海南宣布成立自贸区(港)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来讨论我们需要防范什么样的风险,所谓防患于未然。而且总结一些其它自贸区(港)在发展过程当中的历史和经验教训,非常有意义。就像海南已经立即叫停房产炒作,其实就是呼应了十九大“房产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其实不光是停止炒房产,也应该停止炒概念、炒钱,如今自由贸易港的概念已是铺天盖地,这样该如何树立正确的概念?当下海南省委省政府也极为冷静,既然有一个冷静的管理层,又有一个非常专业的执行层,就有可能做到防患于未然。


对比其它自由贸易港的经验和教训,如汉堡港,它其实并非受益于全球经济一体化,反而是因为欧盟的一体化免关税,它没有做好及时的防范和应对的准备,反而是让鹿特丹港(当时欧洲就这两个自由贸易港,鹿特丹港和汉堡港)抢先了。鹿特丹港不光充分利用其出海条件,也利用了欧盟内部国家之间的河流水道的条件。所有的欧洲国家经济体中的产品和货物,可以先通过该河流到鹿特丹,然后由鹿特丹快速出港出海,到达其它市场。在这个过程当中,它有大量的数据处理以及大量的通关便利措施,在该领域早已遥遥领先。据说在三十年前,它就开始做大数据的处理,信息的整合,然后所有的通关手续从三天到一天,再从一天到几小时,现在甚至是五分钟。后来香港和新加坡港在相当程度上是借鉴了它的一些经验。虽然汉堡港可以自动出海,在地理位置上更有优势,但是它在后期这种专业的运营和管理上没有跟上,所以在前几年它就宣布寿终正寝了,这可能就是说我们不仅要要停止炒作所有概念,又要预见到十年、二十年之后,当我们有了这些创新的自由贸易港的举措之后,我们应该怎么样预见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从而进行当下的一些机制的设立,制度的创新。



主持人袁野:我们能否预见性的,出一些预防措施,比如在金融上出了问题,我们现在能做的有哪些可以防范的?


著名评论员、中山大学客座教授 何亮亮:其实我觉得是这样,就是人民币的自由化的问题,因为这已经是一个肯定是个方向,周小川还在做央行行长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韩桦:这也是自由港的必备条件,资金的自由进出。


著名评论员、中山大学客座教授 何亮亮:这里面我想对海南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但是肯定也会有某种风险的,我们试想,如果人民币这种自由化它先走一步,它可以在海南可以有这样的制度,做法可以存在,在海南这个自由贸易区,你可以设想可能有很多投机性质的人民币,投资和投机,会涌入海南,在这种情况下,这就是海南本身的进步,这跟以前不一样,跟以前的汽车倒卖的狂潮不一样,它也跟大量的钱涌到海南来买房子不一样,它只是因为海南作为一个自由贸易区,它享有比方说人民币自由化,它享有跟内地其它省份不一样的先走一步的优势。这里面,我想管理当局非常重要。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韩桦:您在警示的一个风险,其实就是炒房子,至少还把钱留在了海南,炒钱的话就进出了,海南只是一个中转了,这个风险说走就走。如果量小的话还可以,毛毛雨,量一大的话是不是就会兴风作浪了。如果说管理当局,比如说像经管局要不要存在等等,要不要建立。


著名评论员、中山大学客座教授 何亮亮:我想这是应有之义了,还有就是国际上的游资一定会进来。他们的理解很简单,你是一个自由贸易区,以后你要成为一个自由港,而且又是跟中国大陆密切关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国际游资肯定会进来。那么国际游资进来,对海南的好处在什么地方?而风险在什么地方,或者是不是有陷阱?这里面我想恐怕也是海南未来建自贸区的时候,应该研究的。还有一点,近年来,随着中国金融的开放,特别是今年,国家已经很明确,习近平在博鳌宣布中国在金融方面会有更多的开放措施。我们说中国的企业越来越多走向国际,外国企业也走向中国这个过程出现一个问题,就是离岸金融中心的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韩桦:离岸金融中心如果在海南能够建立起来,要想到它背靠珠三角这么大的一个市场,粤港澳大湾区,有实体经济,有很好的制造业。制造业是个全产业链,基础非常雄厚。再往后延伸,它又是广大的内陆的腹地,它是一个更大、更广阔的市场。然后往前看是南海,南海周边的这些东南亚国家,再往上看东盟国家,本身是我们紧密合作的。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一个离岸金融中心尤其重要意义,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我们实业兴琼的一个特别具体的步骤。我们有实业的保障,所以这个离岸金融中心一起步的话,可能会比较的稳扎稳打。


著名评论员、中山大学客座教授 何亮亮:你比方说台湾,台湾跟海南是有某种可比性的,其实台湾他们一直也在申议要不要设立离岸金融中心,我现在是想,如果台湾也设立一个离岸金融中心,而海南也设立一个离岸金融中心,那么对于资本来说,谁的吸引力更大一些。我敢断定是海南,为什么?因为海南它依托的是一个中国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这一点很重要。台湾在这方面目前来说还靠不上,那么因此其实资本可能没有什么国界、意识形态这方面的考虑,它追逐的就是利润,虽然追逐利润里面本身有风险,但是它总是要寻找一个最相对可靠的地方。现在有两个地方,但这个地方更可靠。海南在这一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觉得这也是中央决定给海南以这样大的一套政策,全域自由贸易区,以后是一个自由港,应该是含有这方面的考虑。海南真的是有机遇,但是风险也肯定会有。比方说人民币自由兑换肯定会受到国际货币的影响,因为现在人民币已是IMF的这个一揽子货币里面,虽然目前看,比重还很小,还没有完全自由兑换,所以那些国际金融大鳄进不来,没法炒,随时它可能还想炒,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一旦在海南我们有一定程度的人民币自由兑换,那么大鳄们就会进来。它不会告诉你我是大鳄,要有抵御的手段。当然内地有这方面专家,香港也有这方面的专家。其实香港金融界的人士很关心这个趋势。现在从这个量来说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离世界第一的话其实也就是一步之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中国的这一步之遥跨到的话,我相信那时候,就是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海南人民币自由兑换先行先试,特别是里面可能还有风险,以及我如何来应付风险,风险管理经验对于我们整个国家的人民币管理有益。以后在国际市场上肯定会有风浪,不要说人民币,美元都经常有这种风浪,日元、欧元哪个没有风浪的,但是中国不怕这个风浪,能够经受这个风浪就可以。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韩桦:迎接这个风浪,面对这个风浪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争取话语权的过程和影响力的过程。而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能够把实体经济做大做强,那抵御风浪的能力就会非常的强大。


主持人袁野:两位老师来看,中国特色是不是一个保证我们少走弯路的很重要的因素?


著名评论员、中山大学客座教授 何亮亮:这应该是一个最重要的制度的依靠。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那么一个它是中国特色这点很重要。第二它是社会主义的,我觉得这个社会主义主要是指一种政治制度而言的。这样的一个政治制度跟改革开放之前的情况不一样,我们现在是改革开放之后的,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了。这个改革开放本身它是不断地在推进,而且是没有止境的,那么把这两者结合起来,这就是我认识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且这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海南还会有一个更鲜明的特色,那就是在中国内地省份还不能做的,在海南就可以先试先行。


《直通贸易港》海南新亮点由海南广播电视台总台综合频道与IRCP何亮亮团队联手打造。

推荐阅读

【韩桦·直通自贸港3】海南自贸区人才红利的支点在何处?

【张燕玲·直通自贸港2】百日招商见真章,海南如何打造一流营商环境?

【韩桦·直通自贸港2】海南距离自贸区还有几步之遥?

长按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

并附带官微二维码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重阳投资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赠并设立教育基金运营的主要资助项目。

 

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聘请了全球数十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旨在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人民。目前,人大重阳下设7个部门、运营管理3个中心(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近年来,人大重阳在金融发展、全球治理、大国关系、宏观政策等研究领域在国内外均具有较高认可度。


Copyright © 桂林集合理财联盟@2017